云南铜业(000878.CN)

南美疫情肆虐铜矿减产 铜价百日飙四成

时间:20-07-09 02:18    来源:金融界

在100多天时间内,沪铜主力价格从底部上行反弹超40%,离着5万元/吨价格仅剩一步之遥。同时,7月以来多家行业上市公司涨幅超过20%。

近期,新冠疫情在全球铜矿主产区南美洲蔓延,秘鲁和智利感染人数攀升,矿区停工、减产的信息不断传出,加之中国、欧洲基本进入后疫情局面,下游基建、家电等行业复苏,铜价反弹逻辑建立。

3月份沪铜主力合约触底,而今铜价已经从近10年来低位区间中强势走出。那么,铜价未来是否能突破5万元/吨的大关?未来是否仍具有长远上行空间?

疫情扰动主产区

铜价百日反弹超40%

截至7月8日下午,沪铜主力合约日盘上涨0.83%,收于4.98万元/吨,离着5万元/吨大关仅剩一步之遥;离3月23日3.53万元/吨的底价尚不到110天,沪铜主力合约价格已经大幅反弹超40%,走出一波牛市行情。

北京时间7月8日下午5点,COMEX铜价格为2.8美元/磅,此前3月19日最低价格达1.97美元/磅,在约110天的时间里,已经上涨超40%。7月是纽约铜期货价格连续第四个月上涨,并连续走出8根周阳线。

这波铜价超跌反弹行情的驱动因素中,最直接的是南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导致的铜矿供给缩量担忧。

“很容易就能够理解为何铜成为有色金属产品中涨幅领先的品种。主产区疫情肆虐,导致铜矿产出受到影响。自3月中下旬开始,全球铜矿频频爆出减产消息,主要集中在智利、秘鲁、墨西哥以及非洲等地。”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称,就在前不久,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因有3名工人死于新冠病毒,宣布暂停Chuquicamata铜矿的冶炼活动,该冶炼厂年产能30多万吨;必和必拓Escondida铜矿场也因94名矿工确诊新冠病毒,仅有60%的工人处在工作状态,面临劳动力紧缺、产能受限的风险。

智利今年的铜矿确定将减产。6月27日,智利矿业部长称,由于新冠肺炎流行病疫情的影响日益严重的缘故,预计智利铜矿将减产20万吨,意味着将比2019产量下滑3.5%。全球来说,惠誉近日指出,从全球范围来看,今年铜产量可能减少2.5%。

卓创资讯铜产品分析师王依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近期有消息称,智利铜矿工会考虑寻求进行为期两周的全行业停工,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工会联合会主席表示,代表智利铜矿约80%铜矿工人和承包商的7个工会正在讨论是否向政府正式提出要求,让智利所有铜矿停产14天。如果铜矿工会让所有铜矿停产14天的决议最终通过,将影响到的产量预计达到20多万吨,这在市场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泛美卫生组织6月30日发布数据显示,如果目前状况持续下去,整个美洲大陆的疫情死亡人数到10月1日将增加近三倍,超过62.7万例。泛美卫生组织使用的模型推测,智利约到7月中旬可看到疫情高峰,秘鲁等其他国家将在8月份看到感染高峰。

库存缩减需求提振

铜价冲刺5万关口

为何南美的铜矿会对全球铜价产生冲击?

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数据,2016年全球铜矿储量(金属量)7.2亿吨,全球铜资源总量(已探明+推测)约为56亿吨。其中南美地区铜资源丰富,2016年探明资源量占全球比例超过40%。全球铜资源主要集中在智利、澳大利亚、秘鲁等国,其中智利是全球铜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其铜储量高达2.1亿吨,全球占比为29.2%,同时智利是全球最大的铜矿产国和出口国。

王依介绍,中国铜精矿对外依存度在80%上下,80%中有50%来自南美洲。期货价格上行之中,现货价格跟涨,5月铜精矿进口同比增长了22.73%。

另外,铜库存也在缩减。7月7日,天风证券发布的研报指出,国内铜、铝库存较年内高点分别下滑70%、56%,同比分别下滑19%、30%。王依也强调,目前进口数据上并未发现铜精矿缺货,智利仍是中国最大的铜精矿来源国,价格是否上涨有待7月、8月份数据进一步验证。不过,市场寄希望于全球经济复苏,看涨情绪升温加之智利疫情的持续蔓延,矿端担忧犹存,铜价未来仍旧值得期待。

刘新伟分析,目前主产国受到疫情因素影响,全球铜矿供给在7月份或会出现短暂缺口。加之铜库存大幅度下降,导致供应弹性减弱,可能进一步加大市场对供应偏紧的预期。而需求方面,中国经济已经从停摆中恢复,欧洲地区正在恢复过程中,对于铜矿的加工需求和铜的消费需求都处于上升状态,需求持续处于超预期状态。

刘新伟认为,供需的短时间错配会使得铜价在7月份仍存在较强的上行动力,上海期货铜8月份合约价格存在上破5万元/吨的可能。

王依也认为,3月美联储无限量QE以来,铜价就进入了震荡上涨的通道,此前上涨更多的是收复疫情期间造成的铜价暴跌,但5月之后期铜回归年前水平,而美元指数下滑等消息支撑铜价上涨,近期矿端担忧愈演愈烈,全球经济体积极复工复产,这些消息有望导致期铜维持涨势,国内铜价计划冲刺5万关口。“但5万关口阻力较强,站稳难度较大,短期铜价维持高位震荡,这将利好市场活跃度。”

另一种声音:多数铜材

加工企业订单不乐观

在今年三四月份,铜价处于近10年来最低水平区间。此前两次铜价低点分别出现在2008年与2015年,前一次是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导致全球金融海啸,国际铜价一度跌破3000美元/吨;后一次出现在2015年,全球铜矿供给和冶炼产能的大幅上升,产能过剩问题突出。本次铜价下行始于2018年中美贸易冲突、新冠病毒全球大蔓延。

随着新冠病毒蔓延达到顶点,部分国家和地区经济慢慢复苏,铜价大幅反弹,但王依表示,虽然期货铜市炒作热情较高,但根据卓创调研,国内现货铜市场存在较大的需求下滑问题。

受到全球疫情的持续发酵,国内终端下游海外订单减少明显,就卓创调研的华东、华北地区超40家铜材加工企业,大多数反馈订单情况不容乐观,对铜价不敢持续看涨,个别企业甚至表示5月都没了订单,6月已经休息,仅有少数铜合金企业订单情况相对较好。在国内精炼铜产量持续不降反增的情况下,需求端订单得不到有效缓解,现货铜价即使跟走期铜出现上涨,持货商也会大幅贴水出货,且有价无市局面会延长。

证券时报记者6月底曾到一家铜冶炼企业采访,门口拉着铜精矿的货车队伍排起长队,这些铜精矿是在山东一港口转运,然后进入企业。一般来说,铜期货价格上行,铜产品跟涨,而冶炼商可以从中赚取此前低价购买的铜精矿与涨价的铜产品之间的差额,所以有动力去生产。

7日,天风期货研究所有色总监陈思捷也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智利最近疫情爆发,工会呼吁停产,但目前政府只是将工人两班轮班替换,力争在不影响铜矿生产前提下满足工会需求,而且智利的矿山多位于北部沙漠,离人口密集中心远,智利国内政治局势也使得智利政府较大概率尽可能维持矿山生产。中国主要从智利、秘鲁进口铜精矿,目前第一大进口国秘鲁的疫情影响已经在改善之中,但物流问题依然突出,其他的进口地比如非洲目前影响不大。

龙头股大幅上涨

就资本市场表现来说,近日有色板块股价反弹较大,比如江西铜业、紫金矿业、铜陵有色、云南铜业(000878)等龙头企业。紫金矿业7月涨幅达到了26.82%,云南铜业7月涨幅超过30%,江西铜业、铜陵有色7月涨幅也逼近20%。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的头部铜行业公司近些年出海向上游矿产资源拓展,大规模扩张,但是民营的铜行业企业却在萎缩。陈思捷也称,随着供给侧改革的展开,政府也非常支持国有巨头进行兼并重组做大做强,国营、民营冶炼企业的比例已经从5:5变为8:2,且这个变化趋势仍将持续。

江西铜业去年12月斥资11.16亿美元收购PIM持有的第一量子公司18.015%股权。第一量子在赞比亚、巴拿马、秘鲁等8个国家拥有9个铜矿开发项目,合计控制4925万吨铜矿资源,归属FQM权益铜资源量4590万吨。

紫金矿业的扩展步伐也较大。6月7日,公司公告拟以38.8亿收购巨龙铜业50.1%股权。巨龙铜业拥有驱龙铜多金属矿、荣木错拉铜多金属矿和知不拉铜多金属矿,三个矿区合计拥有铜金属量为795.76万吨。紫金矿业目前铜资源储备达到5725万吨,其中82%分布在境外。

陈思捷称,国内公司全球找矿非常困难,近年来海外的新增铜矿勘探工作进展非常有限,但政府是非常支持的,期待未来能有新的进展。

对于目前铜行业中是否存在产能过剩问题。陈思捷表示,“中国的精炼铜产能只能说相对国内的铜矿资源过剩,相对国内的精炼铜需求来说,并不过剩,毕竟每年精炼铜的20%都是需要进口,未来几年如果进口铜矿没什么大问题,国内还是会继续上新产能。”